邯郸在线
主页 > 娱乐八卦 >> 正文

我终于“放风”了

来源:资讯新闻网

已经多日没有上街了。

今天,终于去折扣店与心仪已久的黑棉衣见面了,谁知并不合适,有的号码小、有的版宽大,有的做工不细、有的面料一走动便吱吱啦啦乱响,总之都不如照片上的倾心。可见,不论什么事情,总要自己亲自去试一试,看一看,方知是否适合自己,该不该去做。否则的话,就如小马过河一般地,纠结——纠结——纠结,翻来覆去地想它,甚至想到自己每天这么辛苦,为何不能拥有它,难道连区区几百块都不舍得为自己消费吗?遂又涌上来许多酸楚,像雾霾一样笼罩心头久久不散;看见别人的黑棉衣就像馋嘴小孩子看见别人手里的糖一样,忍不住总想多看几眼,那多好看啊,多合身啊,多温暖啊,多幸福啊……

从店里出来,心中的委屈一扫而光,回家的脚步如去店里时的脚步一样不假思索,只是心头卸下了那块重担,鼻子也仿佛灵了许多,烤红薯的香味直往鼻子里钻,径直走到小摊跟前,买了两块“长相”特别不好的红薯(一个“袖珍”,一个脸上有不少“雀斑”,熟的只有这两块不想要也没办法),在等车的间隙里,便迫不及待地剥皮吞食了。本来把想把剥下的皮放在食品袋里,谁知一只脏兮兮的小流浪狗不知何时已跑到我的脚跟前,眼巴巴地等着我的赏赐哩。我把红薯皮顺手扔在了它的嘴前,小狗大快朵颐,红薯皮瞬间而光,又扔,又光,突然想到蒲松龄笔下的那两只缀行甚远的贪婪的狼,把屠户扔了的骨头吃光了以后还一直跟着他,这只小毛狗不会在吃完了以后要我一口吧。这么想着,我便不由地害怕起来。这时候,公交车过来,我就把手中不多的红薯全部扔给他,待他低头饕餮之际,迅速地跳上车,逃走了。

下车后,碰见了刚刚毕业的学生。当时,他在学校的表现可谓极差,我批评他是家常便饭。我看见了他,迟疑了一下,他亦迟疑了一下。我迟疑是因为并不想跟这么个差学生说话,我看出来他迟疑是因为不确定老师是否还记得这么个差学生。但我还是主动叫他的名字“德壮”,他倒是有些吃惊,跟我聊了几句,临别时竟没有忘了说“老师,再见!”我心里顿时暖烘烘的,脸上也觉得热热的,可能是愧疚吧。

晚上回来去超市买了些日用品,临出门时与一位高个子小伙子险些相撞,我正要说对不起时,小伙子竟然叫我老师,定睛一看,是10年前的学生李坤。那时候他可是我的得意门生哟,但不知道珍惜高中的大好时光,最后自己败在了自己放纵之中,没上大学。我直接问他,娶媳妇了没?他不好意思起来,我哈哈大笑起来,我们又寒暄几句,道别。

今天总共离开了学校两个多小时,遇到的事和遇到的人也并无特别,可是心情却莫名地波澜起伏,感觉好愉快,这或许是憋闷的太久了吧。

以后,每天都能出去走一走,每天都能回过头来想一想,生活里岂不是另有一番乐趣?

唐山市治癫痫哪家医院好
大连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
军海癫痫病医院
栏目链接
  • 娱乐八卦
  • 娱乐前线
  • 最新文娱
  • 明星人物
  • 军事频道
  • 军事历史
  • 世界军事
  • 中国军事
  • 旅游资讯
  • 关于我们 - 媒体合作 - 广告服务 - 版权声明 - 联系我们
    申明:本站所有新闻归原站原创作者所有,本站转载并不代表承认其观点!